【水城副刊·随笔】 怀念大舅

来源:聊城传媒网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19 09:55:24

13.jpg

  今天,2018年11月16日 ,是大舅出殡的日子。

  13日上午,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,她轻声说,你大舅去世了。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中秋节见大舅,他的精神很好,正等着抱曾孙呢!再过几个月,孙媳妇就要生了……

  那个个子不高,但很壮实的大舅真得走了吗?

  那个总是很威严,但对晚辈总是很好的大舅真得走了吗?

  那个脾气很暴躁,但对家人很有爱的大舅真得走了吗?

  再去任庄小区,我再也见不到他了……

  《薄伽梵歌》上说:“生者肯定会死,而死者肯定会生。因此,你不该为不可避免的死亡而悲伤”,又说:“灵魂永恒存在”。可是,为什么,我的双眼依然满了泪水……

  前天天黑后,举行“烧轿”仪式。看那火花一点点燃起,变大,燃到最大,又渐渐变小,熄灭。

  唉,大舅的生命一如这火花,七十六年的岁月,一晃而过。

  大舅兄弟姊妹六人,在那个年代,像这样的大家庭,生活的艰辛可以想像。大舅排行最大,在家族中付出最多。解放初期,外祖父被人诬告,被关两年。外祖母裹着小脚,无力出门做事,弟弟妹妹都还小,大舅跟着邻近的大人当搬运工,去外地,一去好几天。那一年,他仅十四五岁。大舅用他稚嫩的双肩挑起家庭的重担,护佑弟妹的成长。所以,母亲和四个舅舅都非常敬重这个兄长。外祖父、外祖母不在家的日子里,大舅宛若大家长。所以,那些年,每年过年,我们都去大舅家聚。男男女女、大人孩子满满当当要摆三大桌席。那温馨热闹的场面恍如昨日,今天,曲终,人散。

  我突然好想拥抱所有的亲人,曾经有过的矛盾、罅隙在生死面前算什么?人生短暂,何不相爱!

  大舅,我相信我们的灵魂永恒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,但在这一世,再也没有了大舅……

  呜呼哀哉,伏惟尚飨!

  大舅,一路走好!

  作者:六六

(责任编辑:丛丛)